在医生提供癌症诊断报告时,以本人为本的交流方式对病人的影响:一项随机试验性研究

  • 刘诗卉
  • 2017-12-26 星期二
  • 10296 浏 览

癌症


在这个谈癌色变的年代,癌症正成为人们生命健康的头号杀手。癌症患者大多经历着极度的焦虑和一些其他的悲伤情绪,尤其是当他们收到有关诊断,复发或者疾病恶化等坏消息时。而这些焦虑,消极情绪对于病人的治疗,康复以及预后有很大的负面影响。有证据表明,在患者进行不好消息咨询时能够消除他们的焦虑和悲伤可能会导致增强康复,调整并信任医生。然而,在给不好的消息的时候,许多肿瘤学家在应对消极的情绪时显得很挣扎。许多交流技巧培训项目通过教你使用同理心和支持语句来集中提高医生与患者的交流技巧。尽管正做出努力,仍然几乎没有研究来探究同理心交流在帮助病人处理焦虑和悲伤的真实作用。Fogarty等人曾让女性患者观看一个以一种同情的方式来讨论乳腺癌晚期化疗方案的影片,有意思的是与对照组相比,这些女性在观看影片后显著的降低了焦虑感。

鉴于这方面的研究很少,研究人员设计了一个前瞻性的,随机试验,这项研究的主要目的是为了进一步探究病人听到坏消息时所产生的即时情绪反应。此外,研究人员还试图确定那几个病人为中心交流的组成成分,也就是说,医生的同理心和支持的沟通对于病人的情绪反应和对医生的信任度所产生的影响。如是可以作出如下假设:(1)参与者在观看披露癌症诊断的影片后会引起焦虑和消极情绪的增加;(2)相比于非同情的,低程度的以病人为中心的交流(L-PCC)方式,当医生以一种同情的,加强的以病人为中心的交流(E-PCC)方式与病人交流时,将会降低病人的焦虑和消极情绪。(3)使用E-PCC方式交流的医生比L-PCC方式交流的医生更受患者的信任。文章还进一步探究受试者情感反应的不同与曾经经历过癌症诊断披露,性别以及年龄之间的关系。

本研究采用一种前瞻性的实验设计来研究医生的交谈方式对于病人接受坏消息时的影响。参与此试验的样本为189名受试者,其中有98名癌症患者,92名未患癌症的人,男女不限。他们被随机分配到两个组,两组人分别观看一个以不同方式传达首次癌症诊断消息的视频,即一个以加强型的以病人为中心的交流方式,另一个则以弱化的以病人为中心的交流方式。然后对受试者在接受视频暴露之前的焦虑和消极情绪状态以及之后的即时焦虑和消极情绪进行评估,但是对医生信任度的评估只在观看视频之后进行。由此产生的主要和交互影响则通过广义线性模型进行分析。

本研究的结果显示,对于观看披露癌症诊断信息的视频的所有受试者而言,这种内容的视频都能大大增加他们的焦虑和消极情绪。但是这种情感反应能够通过医生与病人的交流方式所调节:与那些使用L-PCC交流方式相比,观看肿瘤医生使用E-PCC方式与病人交流的影片能够显著的降低受试者的焦虑,与此同时,受试者对使用E-PCC方式交流的医生表现出相当高的信任度。据调查,这是首个直接研究明确的医生PCC方式对癌症病人以及正常受试者传达癌症诊断时产生的情感反应的影响。本研究反映了肿瘤学家的重要性,尤其是他们在不到一分钟的传递坏消息的时间内能够给病人有效的支持,并且在对的时机“在恰当的地方说恰当的话”对于那些正经历生存危机的病人相当有利。这些研究加上不断累积的研究表明医生的同感在病人健康和病人福利方面起着突出的作用。

这篇研究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医生的感同身受,让病人放下精神负担,才能更好的接受治疗。

文章编译:邵明

原文标题:文章标题:Effects of Patient-Centered Communication on Anxiety, Negative Affect, and Trust in the Physician in Delivering a Cancer Diagnosis: A Randomized, Experimental Study

信息来源: Zwingmann, J., et al., Effects of patient-centered communication on anxiety, negative affect, and trust in the physician in delivering a cancer diagnosis: A randomized, experimental study. Cancer, 2017. 123(16): p. 3167-3175.